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葡萄牙语 > > 正文

葡汉委婉语比较浅析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1-15

葡汉委婉语比较浅析委婉语既是一种语言现象,又是一种文化现象,通过对比研究葡汉委婉语所具有的社会意义和语言意义不可低估。作为重要交际手段,葡汉委婉语在语用方面都遵循避讳、合作和掩饰等原则,但二者在关涉范围、构成方式上却同中有异。本文尝试从委婉语的中葡定义、语义功能、构成方式等方面进行简单扼要的比较分析。
  关键词:委婉语 语义功能 生成手段 变异性
  
  委婉语在一定的言语共同体内,受制于特定文化,为避免不便明说的意图,采取委婉间接的语言手段进行交际的语言符号。它通过在语言符号的所指和能指之间造成心理上的疏离效应,力图代替、掩饰、弱化禁忌语的粗俗、直接、不礼貌等。世界各民族语言中都有委婉语,有比照研究。
  国内外学者围绕委婉语展开了多学科、多角度的深入研究,并已取得了一定成果(束定芳,1995)。但从现有资料看,葡汉委婉语的比照研究几乎还处于空白状态。探讨二者的异同,既可丰富语言的表达形式,又有利于解决委婉语的翻译等值问题,对对外教学同样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一、委婉语的葡汉定义
  
  当下对委婉语尚无准确全面的定义,诸多语言学家及工具书对委婉语的界定也大同小异。
  “委婉”即“婉转”,又称“婉曲”“婉辞”。《辞海》对“婉转”的定义:修辞上辞格之一。陈望道先生是较早给“委婉”下定义的学者之一。他在1933年出版的《修辞学发凡》中指出,“委婉”即“说话时不直白本意,只用委曲含蓄的话来烘托暗示”。语言学家王希杰(1983)在他的《汉语修辞学》里对此做了补充,“婉曲,指的是不能或不愿直截了当地说,而闪烁其辞,转弯抹角,迂回曲折,用与本意相关或相类的话来代替。”
  葡语词典中对委婉语的定义:A fim de uma utilização mais agradável e fácil de as pessoas se sentem um modo aceitável para exprimir o mesmo significado de expressões.[1](为了用一种更令人感到愉快和易于接受的方式表达同一种意思的表述。)
  中葡两种语言对委婉语的认知都突出其交际功能,即在特定的情况下,说话人不能或不愿直截了当地把要表达的内容说出来,而采用婉转的词语,含蓄曲折地传递信息意图。
  
  二、语义功能
  
  目前葡汉委婉语尚无全面、系统的分类。从语义功能角度看,由于委婉语关涉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广泛的社会生活,所以,可将其分为个人生活委婉语和社会生活委婉语两部分。前者主要指讲话时用温和的言词代替那些会产生不雅、不洁及易引起不吉联想的词语。后者因涉及到政治外交、军事等领域,故在使用时主要替代会违背言语交际的合作、礼貌及掩饰原则等的言语内容。
  (一)个人生活委婉语
  1.关于“死亡”的委婉语
  委婉语源自“taboo”(禁忌)。在所有禁忌语中,关于“死亡”的委婉语最多。据统计,达100多种,汉语有200多种,[2]葡语也不例外。比较葡汉中与“死亡”有关的委婉语可以发现二者同中有异,既体现了文化的共通性,又显见其因历史、宗教因素的不同而导致的差异。
  中葡对“死亡”一词的忌讳都很深。汉语中有诸如“时日不多”“安息”“没了”“不在了”等常用委婉语。古代,对不同地位的人的死有一套严格的指称序列,“天子曰崩、诸侯曰薨、大夫死曰卒、士死曰不禄、庶人死曰死。”(《礼记·曲礼》)社会发展至今,以体现地位尊卑为目的的委婉语已逐渐消失,被一批新的符合现代交际需要的委婉语替代,如“香消玉殒”“巨星陨落”等。另外还有“就义”“捐躯”“丧命”“下地狱”等带有敬重赞扬或嘲讽贬斥色彩的死亡委婉语。
  葡语同样如此,通常用“eterno sono(长眠)”,“descanso perpétuo(永逝)”,“fim dos seus dias(最后的日子)”,“óbito(逝世)”,“ocaso(陨落)”,“trânsito(走了一遭)”等婉指死亡。
  对比葡汉中与“死”有关的委婉语,不难发现,无论葡语还是汉语,不同的表达方式都有情感上的差异,表明委婉语更多的还是承载情感倾向的。正如陈原所说:“每一个委婉说法都带有自己的感情。”(陈原,2000:351)且葡汉两种语言中都有语体划分,所选用的表达方式也是适合具体语境和语体要求的。
  除此之外,笔者发现,作为曾经的海上强国,葡萄牙人的航海经历以及在推行殖民统治时的宗教扩张策略,深深影响了本国文化,并辐射到和死亡有关的委婉语称谓,显现出两类和汉语死亡委婉语迥然不同的说法:
  第一类:fazer uma longa viagem(去远行);a viagem donde não volta(不归之旅);fazer a viagem de que se não regressa(走上了不归途)。
  第二类:atender ao chamado de Deus(被上帝召唤);dormir em Deus/dormir no Senhor(在上帝怀中睡去);passar deste mundo a Deus(去往上帝的国度)等。
  这两类委婉语的使用与葡萄牙的海上强国地位以及宗教信仰尤其是天主教的海外传播有着密切关系。
  2.关于个人隐私的委婉语
  葡汉关于“老”的认知和委婉称谓因文化底蕴的不同而有明显差异。
  中国文化以家族主义为中心,注重敬老尊贤,在传统文化中,“老”并非禁忌语。相反,在传统价值观中,人的地位和价值在同等条件下往往要靠年纪来衡量,论资排辈更是很普遍的现象。表现在称谓上,称中年以上的人为“老”是尊敬的表示,“老”代表了经验、学识。年老是资历和地位的象征。葡语和汉语一样对“老”和“老人”有级别的区分。比如“meia-idade”指45~60岁,“idoso”指60~74岁,“ancião”特指75~90岁。级别划分如此清晰,可见其对年龄问题的敏感。一位葡萄牙作家如此描绘衰老:“Na minha opinião “envelhecimento ”da palavra é como o diabo, como uma referência a ele é impossível não causar pânico e exclusão”.[3](在我看来‘衰老’一词就像魔鬼一样,一提到它不可能不引起恐慌和排斥。)葡人对衰老态度可见一斑。因此,在葡语中,“老”“老人”一般被“第三年龄”(de terceira idade),“长者”(entrado em idade)等替代。值得注意的是,“小伙子”(rapaz)一词的用法。在熟悉的老年人之间可互称“rapaz”,除表示亲近和打趣之外,还有相互间“惺惺相惜”,形成抵抗衰老联盟的感觉。这种用法和汉语中老年人之间互称“老小子”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这类禁忌语的使用反映出交际双方的关系,因为“双方关系愈密切,语言上的禁忌就愈少。有时禁忌语的使用恰恰能显示出交际双方的亲昵友好。”(赵蓉晖,2004:216)例如:“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这些年都躲到哪儿去了!”(祝畹瑾)
  3.关于生理缺陷的委婉语
  出于对有缺陷的人及家属的尊重,需要此类委婉语,而葡汉语言中的婉指却同中有异。汉语中用“残障”替代“残废”;葡语中则用“limitado”(有局限的)替代aleijado(残疾);汉语中用“腿脚不太灵便”代替“瘸子”;葡语中就用“privado de vista”(失去了视力)婉指“cego”(瞎)。但对于那些四肢有残疾的,比如说少胳膊或少一条腿的人,葡语的委婉语则比较匪夷所思,因其婉转说法就是以有残疾的肢体那一部分命名,比如“maneta”,来自葡语的“mão”(手)指的是少一条手臂的人。这在汉语中是极其罕见的。

不仅生理残疾需要用委婉语替代,随着社会的进步,相貌委婉语的使用在日常生活中也越来越普遍。[4]自从艺人凌风用一句自我调侃的话语“我的长相很中国”,幽默地道出了自己满脸沧桑、沟壑纵横的长相后,随即在社会上形成了一种强大的语言冲击波。这种新的“话语编码”引起了人们的兴趣,同时引发了一种趋同心理,并由此产生了“移位称赞”这种新鲜的委婉说法。比如用“很非洲”形容人长得黑;用“很拉登”形容人长得恐怖;用“很沧桑”委婉地说一个人长得愁眉苦脸。此类委婉语的出现,既体现了委婉语的变异性,也反映了当下人们求异尚变的一种反传统的社会心态。比起汉语近年来关于人们外貌形容词的日渐扩充,葡语用在相貌上的委婉语可谓传统而保守。如将“丑”说成não tem feições agradáveis(长得不令人愉快),não deve nada à belez(和美丽不沾边)a,还有não é bonita mas muito simpática(我很丑但我很温柔)。
  上述关于相貌语称谓的差异,与中葡两国现今的政治地位、经济实力、与世界联系之紧密程度等都有关联,深刻体现了语言的社会属性。
  4.关于“排泄”“性”的委婉语
  葡汉语言中与“排泄”有关的词语都有其委婉说法。汉语用“去洗手间”“去方便一下”等替代大小便。在澳门有“听音阁”“观瀑亭”等颇有趣味的厕所代名词。葡语同汉语一样,用casinha(小房子)等来代替厕所、茅房。用vou ali(我去那儿),vou fazer uma coisa(我去有点事儿)等含糊词语婉指如厕。另外,葡语中有一些很形象的口语婉指“排泄”,如用exonerar o corpo(给身体减负)替代大便;用espirro da natureza(身体打喷嚏),deixar cair nozes&cstanhas(掉栗子)等婉指peidar(放屁);用abrir o dique(开闸放水),escorrer o caldo à carne(把汤浇在肉上)等替代mijar(小解),显示出葡语幽默文雅的一面。与此相对照,汉语显得较匮乏。
  中葡语言中都有表示“性”的委婉语,汉语尤为发达。比如指称“性行为”的“房事、云雨、颠鸾倒凤”等。中国自古“谈性色变”,和性器官或性有关的词全部属于禁忌语。故而日常生活中总是用其它词语如“那个”“下部”等代替。同样,葡语也对性器官进行了指代和美化,比如以vegonhosas(羞人部位),uma coisa(那话儿)来代替特指性器官的词。除此之外,由于葡国的航海历史,很多船上的设备也被用来比做生殖器,比如mastro(桅杆)和verga(过梁)都指代男性生殖器,这些是汉语没有的。
  (二)社会生活委婉语: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委婉语
  汉语中,人们用“调整物价、放开价格”等说法婉指百姓比较敏感的物价上涨;用“市场疲软”替代经济不景气;用“待业、自由职业者”等词汇降低失业带来的心理痛苦。在军事外交辞令中,委婉语的作用更是不可小觑,比如用“非和平手段、和平方式以外的其他方式”等替代武力解决;用“局部冲突”替代战争等。葡语中对应的表达有:Mercado fraco,Desempregados,demitidos, freelancers;Non-meios pacíficos para等。
  
  三、委婉语生成的语言手段
  
  葡汉委婉语生成的方式丰富多样,主要表现为词汇、语法及修辞手段等。葡汉在生成委婉语的表达方式上各有侧重。
  (一)词汇手段
  “借助词汇手段形成的委婉语一般是在词的层面上曲折表示其真实所指,这种委婉语被称为传统委婉语或显性委婉语”(赵陵生、王辛夷,2006:260)。
  1.指示代词、否定代词及模糊词语
  用指示代词、否定代词及一些指代不明、词义笼统的模糊词语可使表达既隐晦又恰到好处。如在一定的上下文语境中,汉语口语可以说:“那女孩各方面都不错,就是有点那个。”“那个”隐指某些不便说出口的毛病。“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俩早那个了。”“什么”“那个”在此指发生性关系。葡语中也有类似表达,如暗指男女关系:Ele e a mulher tem muitos anos de relação de direito comum;Sua relação ambígua com ele.
  2.外来语词借用法
  外来语词和本族语意义相同时,使用外来语代替本族语能避免可能出现的尴尬与难堪。比如汉语中多使用“cancer”婉指“癌症”,“bye-bye”婉言“分手”或“离婚”。葡语也不例外,由于葡萄牙深受法国和西班牙文化的影响,在涉及一些与性有关的不雅词汇时,经常用一些外来语如的“passe-partout”和的“carajo”等代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