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韩语 > 韩语资料 > > 正文

去汉字化还是恢复汉字

作者: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7-10-11

近日,困扰多年的“去汉字化”之争,再次成为了韩国社会关注的焦点。
2016年5月12日,韩国宪法法院举行《国语基本法》有关使用纯粹韩文的条款是否违宪的公开辩论。
根据《国语基本法》第3条和第14条,“韩文是指标记国语的固有文字”,“政府机构等的公文必须符合语文规范,须用韩文书写。仅在制定总统令时,可以用汉字或其他外国文字后附括号标注”。
提请违宪审查申请的韩国语文政策正常化促进委员会认为,上述规定事实上将汉字排除在国文范畴之外,等同视为外国文字。这不仅与宪法文字本身就是韩文和汉字混用的实际情况相违背,还违背了宪法第9条“致力于继承发展传统文化和弘扬民族文化是国家义务”的规定。
芮晓恒:去汉字化还是恢复汉字?韩国又开撕了
这是“去汉字化”之争首次登上韩国宪法法院的公开辩论台。违宪之争的背后,反映的是困扰韩国社会多年的“去汉字化”之争。过去几十年来,韩文专用派和韩汉混用派各执己见,分歧巨大, “去汉字化”的争论从未停息过。
笔者认为,围绕此次违宪审查风波,韩国社会主要存在以下三大争论:
争论之一:汉字是外国语吗?
韩文专用派和韩汉混用派的第一个争论在于,汉字是韩国国文的一部分,还是仅是外国语。
韩汉混用派认为,从1919年三一独立宣言,到第六共和国宪法(韩国现行宪法),文本均系韩文和汉字混用而成,因而可以认为两种语言都是韩国的国文。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已是韩国社会所接受的共识。就如并无明文规定首尔是韩国的首都,但所有人都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一样。如果说汉字不是韩国的固有文字,那就意味着韩国的最高规范是用外国文字书写的。
首尔大学国文系名誉教授、前国立国文院院长申载起表示,文字是超越民族和国家的,就像英文字母被英美国家所广泛使用那样,汉字作为东亚地区的共有文字,当然也是韩国的“国字”。还有许多韩国学者认为,汉字虽然源于中国,但也是韩民族业已使用了上千年的文字,包括《八万大藏经》到《朝鲜王朝实录》等在内的绝大多数韩国古籍均系汉字书写,而且韩国还创造了乫、乭、乷、畓等100多个独有汉字,汉字当然也是韩国国文的一部分。
但韩国政府主管部门文化体育观光部坚称,只有韩文(Hangul)才是韩国的唯一国文,无法接受汉字也是韩国国文的说法。
普通韩国民众对此也是意见不一。多数网民称,汉字既然与外国文字并无二样,那的确应该算是外国语。但也有不少网民表示,韩国国民在户籍中登记的姓氏100%都是汉字,如果将汉字认为是外国语,那就意味着连自己的姓氏都是用外国语记载的,这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争论之二:韩文是否离不开汉字?
第二个争论在于,韩文是否需要与汉字混用或并记,还是只用韩文完全没有问题。
尽管并无精确统计,但一般认为,现行60-70%的韩文字属于汉字词,同音同字但异义的情况十分普遍。
以韩文“ ”一词为例,该词在字典中对应史记、士气、诈欺、死期等多达20多个汉字词,而且每个汉字词的意义都各有不同。韩汉混用派认为,只有同时标记相对应的汉字,才能准确理解掌握该词的意义。近期发生的两个事例,就很有典型意义。
5月12日起正式在韩国上映的犯罪悬疑电影《哭声》,讲述了在一个安静小村庄所发生的惊恐故事,首映当天就击败《美国队长3》雄居票房榜首。但由于电影名字的韩文,与地名——全罗南道谷城郡的韩文完全一致,谷城郡的民众非常担心电影的上映会对该郡带来负面影响,因而强烈要求电影制片方在宣传海报中务必同时加入电影名的汉字“哭声”,以示电影中的场景与谷城郡毫无关联。
另一个事例则发生在韩国国会。2003年以来,韩国国会议员的名牌逐渐由汉字改为韩文,目前几乎已经很少有国会议员还用汉字名牌。不过据韩国媒体报道,新当选的韩国第20届国会议员金成泰和金圣泰的韩文名字恰好一模一样。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如果两人的名牌都用韩文,很容易出现“同名”所带来的混乱。经协商,前辈议员用韩文,后辈议员则用汉字名牌,以示区分。
1 2 下一页 尾页 全文阅读
近日,困扰多年的“去汉字化”之争,再次成为了韩国社会关注的焦点。
2016年5月12日,韩国宪法法院举行《国语基本法》有关使用纯粹韩文的条款是否违宪的公开辩论。
根据《国语基本法》第3条和第14条,“韩文是指标记国语的固有文字”,“政府机构等的公文必须符合语文规范,须用韩文书写。仅在制定总统令时,可以用汉字或其他外国文字后附括号标注”。
提请违宪审查申请的韩国语文政策正常化促进委员会认为,上述规定事实上将汉字排除在国文范畴之外,等同视为外国文字。这不仅与宪法文字本身就是韩文和汉字混用的实际情况相违背,还违背了宪法第9条“致力于继承发展传统文化和弘扬民族文化是国家义务”的规定。
芮晓恒:去汉字化还是恢复汉字?韩国又开撕了
这是“去汉字化”之争首次登上韩国宪法法院的公开辩论台。违宪之争的背后,反映的是困扰韩国社会多年的“去汉字化”之争。过去几十年来,韩文专用派和韩汉混用派各执己见,分歧巨大, “去汉字化”的争论从未停息过。
笔者认为,围绕此次违宪审查风波,韩国社会主要存在以下三大争论:


争论之一:汉字是外国语吗?
韩文专用派和韩汉混用派的第一个争论在于,汉字是韩国国文的一部分,还是仅是外国语。
韩汉混用派认为,从1919年三一独立宣言,到第六共和国宪法(韩国现行宪法),文本均系韩文和汉字混用而成,因而可以认为两种语言都是韩国的国文。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已是韩国社会所接受的共识。就如并无明文规定首尔是韩国的首都,但所有人都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一样。如果说汉字不是韩国的固有文字,那就意味着韩国的最高规范是用外国文字书写的。
首尔大学国文系名誉教授、前国立国文院院长申载起表示,文字是超越民族和国家的,就像英文字母被英美国家所广泛使用那样,汉字作为东亚地区的共有文字,当然也是韩国的“国字”。还有许多韩国学者认为,汉字虽然源于中国,但也是韩民族业已使用了上千年的文字,包括《八万大藏经》到《朝鲜王朝实录》等在内的绝大多数韩国古籍均系汉字书写,而且韩国还创造了乫、乭、乷、畓等100多个独有汉字,汉字当然也是韩国国文的一部分。
但韩国政府主管部门文化体育观光部坚称,只有韩文(Hangul)才是韩国的唯一国文,无法接受汉字也是韩国国文的说法。
普通韩国民众对此也是意见不一。多数网民称,汉字既然与外国文字并无二样,那的确应该算是外国语。但也有不少网民表示,韩国国民在户籍中登记的姓氏100%都是汉字,如果将汉字认为是外国语,那就意味着连自己的姓氏都是用外国语记载的,这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争论之二:韩文是否离不开汉字?
第二个争论在于,韩文是否需要与汉字混用或并记,还是只用韩文完全没有问题。
尽管并无精确统计,但一般认为,现行60-70%的韩文字属于汉字词,同音同字但异义的情况十分普遍。
以韩文“ ”一词为例,该词在字典中对应史记、士气、诈欺、死期等多达20多个汉字词,而且每个汉字词的意义都各有不同。韩汉混用派认为,只有同时标记相对应的汉字,才能准确理解掌握该词的意义。近期发生的两个事例,就很有典型意义。

[1]